牛牛对战技巧
晟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晟典新聞

晟典實務‖資管類爭議案中預期收益、風險準備金及違約金疊加問題之司法實踐評述

發布時間:2019-06-04來源: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

作者:王永敬 廖素芳

導語:

在集合信托計劃、資產管理計劃、股票質押式回購等資產管理類項目中,資金融出方與資金融入方、委托方與受托方、管理人等均會基于不同層級資管合同對收益、風險準備金及違約金等進行條款安排,但資管合同任一方一旦陷入困境,出現爭議通過訴訟或仲裁方式解決時如何理解合同條款及適用法律規定,仍存在不確定性。收益、風險準備金及違約金支付的標準往往成為資管類糾紛案件的焦點問題之一,筆者將結合司法實踐對當下資管類糾紛項下收益、風險準備金及違約金被支持的依據、標準進行解析。

根據筆者團隊代理資管類糾紛案件經驗,在不同資管類糾紛案件中,不同法院在案件中出現預期收益/利息、風險準備金及違約金疊加時的計算標準、計算期間及理由各不相同,甚至大相徑庭。以下筆者結合其中三例訴訟案件及深圳國際仲裁院的一例典型案例對相關裁判觀點進行評述。

一、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依據

1.《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違約時應當根據違約情況向對方支付一定數額的違約金,也可以約定因違約產生的損失賠償額的計算方法。約定的違約金低于造成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增加;約定的違約金過分高于造成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適當減少。”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法釋[2009]5號)

第二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主張約定的違約金過高請求予以適當減少的,人民法院應當以實際損失為基礎,兼顧合同的履行情況、當事人的過錯程度以及預期利益等綜合因素,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予以衡量,并作出裁決。”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三十條規定:“出借人與借款人既約定了逾期利率,又約定了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出借人可以選擇主張逾期利息、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也可以一并主張,但總計超過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4.《關于人民幣貸款利率有關問題的通知》(銀發[2003]251號)

第三條規定:“關于罰息利率問題。逾期貸款(借款人未按合同約定日期還款的借款)罰息利率由現行按日萬分之二點一計收利息,改為在借款合同載明的貸款利率水平上加收30%-50%;借款人未按合同約定用途使用借款的罰息利率,由現行按日萬分之五計收利息,改為在借款合同載明的貸款利率水平上加收50%-100%。對逾期或未按合同約定用途使用借款的貸款,從逾期或未按合同約定用途使用貸款之日起,按罰息利率計收利息,直至清償本息為止。對不能按時支付的利息,按罰息利率計收復利。”

二、具體案例分析

案例一:國金證券與中恒匯志差額補足合同糾紛案(一審四川省高院,二審最高院)

1.本案案涉合同交易結構

在案涉資管計劃及《資產管理合同》中,分為優先級A份額(浦發銀行南京分行持有)、中間級B份額(國金證券持有)與風險級C份額(中安消員工持股計劃持有)。國金證券為實現優先級A份額、中間級B份額的本金及預期收益的保底,設定中恒匯志與C份額為A、B份額的本金和預期收益補償兜底,B份額為A份額的本金和預期收益補償兜底。該產品結構及約定,以C份額完全承擔不可預期風險的方式向A份額及B份額承諾保本保收益,中恒匯志對A、B份額的本金和預期收益等承擔差額補足責任。

2.原告關于預期收益及風險準備金的訴求

本案中,國金證券向法院主張要求案涉資管計劃在一次清算及二次清算后,中恒匯志履行差額補足義務,承擔A、B份額的本金和預期收益等承擔差額補足責任,向國金證券支付差額支付金額,包括本金、預期收益、風險準備金(每日按照未返還本金的萬分之五計算)及相關費用。其中預期收益及風險準備金要求支付至實際履行之日。

3.筆者團隊相關答辯觀點

(1)即使依據案涉合同的安排,風險準備金屬于資管計劃管理期限內防止金融資產集合價值下降的保障機制,風險準備金是對優先級A份額委托人與中間級B份額委托人本金與預期收益的一種保障措施,其目的是計提風險準備金以防止終止清算時風險級C份額價值或金額不足以承擔相關的補償責任,風險準備金并非屬于支付賠償責任。國金證券已就補償責任的全部金額提起訴請,因此不應重復計算風險準備金。

(2)在國金證券主張資管計劃已終止的情況下,相關的風險預警與保障機制應當終止,《資產管理合同》關于風險準備金的條款已不再執行,國金證券無權要求支付風險準備金;即使將風險準備金定性為逾期追加資金的違約金性質,也只能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計算。

(3)逾期收益是設定在資管計劃存續期內的逾期收益,在國金證券主張資管計劃存續期已終止的情況下,預期收益失去計算的基礎。

4.本案法院裁判觀點

(1)法院在確認中恒匯志應承擔差額補足責任的前提下,認為預期收益應計算至案涉資管計劃到期終止日,而非國金證券主張的中恒匯志實際履行日。

(2)根據案涉合同的相關約定,風險準備金是在中恒匯志未按合同約定進行補倉時,應承擔的違約責任,風險準備金性質為違約金性質。由于國金證券公司并未舉證證明因中恒匯志未及時履行差額補足義務給其造成的實際損失,而通常情況下其損失即資金占用損失,酌情確定中恒匯志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標準,向國金證券公司承擔逾期履行差額補足義務的違約金,以相應清算時點未分配的優先級A份額及中間級B份額本金為基數計算。

5.本案評述

本案中,法院最終將風險準備金認定為違約金性質。由于我國立法對于違約金制度的設置采取“補償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當約定的違約金低于造成的損失的情況下,違約金屬于賠償性質;當約定的違約金高于造成損失的情況下,違約金兼有賠償與懲罰的雙重功能,基于《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九條規定,在原告無法證明其實際損失的前提下,法院對合同約定的日萬分之五的風險準備金利率進行了大幅調低,僅支持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標準計算違約金。

案例二:W證券公司與H公司關于股票質押式回購糾紛案(一審廣東省高院,已上訴至最高院)

1.原告關于利息及違約金的訴求

本案中,W證券公司因H公司未能按照案涉交易合同約定進行補充質押股票、補充相應保證金以達到約定的保障風險線或履行提前回購的義務,構成違約,提出如下主張:1.判令H公司提前償還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的融資款及利息,利息按照合同約定年利率計算至款清之日);2.判令H公司支付違約金,違約金以未償還融資款為基礎按照日萬分之五計算至款清之日止;3.行使質權及其他相關主張。

2.筆者團隊相關答辯觀點

(1)案涉《交易業務協議》對提前購回作出了原則性約定,利息僅能計算至《交易協議書》約定的購回交易日,而非W證券公司主張的計算至款清之日。

(2)即使按照《交易協議書》、《業務協議》的約定,W證券公司要求H公司承擔自違約之日起按日萬分之五計算的違約金,又向H公司主張期內至清償之日的利息,H公司實際承擔的利率將高至25.94%/年。H公司認為在W證券公司未舉證證明其實際損失的情況下,提前購回造成的損失應為合同期內的利息損失,及提前購回日后的資金占用損失(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案涉合同約定違約金過高,法院應按照實際損失調低違約金。

3.本案法院裁判觀點

由于H公司構成違約,應按照《業務協議》約定,從違約之日起按未還本金的日萬分之五計算違約金,自違約之日起按融資本金金額的每日萬分之五計收違約金后已足以彌補W證券公司資金被占用期間的損失,W證券公司再主張從該日起還應按照協議約定的年利率計算利息,法院不予支持。H公司關于不能合并計收違約金及利息的理由成立。

4.本案評述

法院認為W證券公司自違約之日起按融資本金金額的每日萬分之五計收違約金后已足以彌補W證券公司資金被占用期間的損失,不支持W證券公司再主張從該日起還應按照協議約定的年利率計算利息,雖然該判決有利于被告,但該邏輯有待商榷。

案例三:紅塔資管與中恒匯志等股票收益權回購合同糾紛案(一審浙江省高院)

1.原告關于預期收益及違約金的訴求

本案中,由于案涉合同約定了中安消股票下跌至平倉線時中恒匯志等具有相應的追加保證金或質押股票的義務,否則紅塔資管有權要求中恒匯志等提前履行回購股票收益權義務和承擔相應違約責任,因此紅塔資管向法院主張,訴求之一為中恒匯志等向原告支付股票收益權回購款,支付至實際清償日止的預期收益、違約金。

2.筆者團隊相關答辯觀點

(1)案涉合同關于收益率提高的約定實際為違約補償機制,紅塔資管無依據同時主張違約金,且各項違約金過高時,法院應按照實際損失調低違約金。

(2)在股票收益權回購日之前,可按照原約定收益率繼續計算收益,自股票收益權回購日次日起,可按照同期銀行貸款利率計算實際損失或違約責任。

3.本案法院裁判觀點

由于中恒匯志等未按照合同約定追加保證金或質押股票,紅塔資管主張按照合同約定將股票收益率由8%/年提高至13.5%/年,符合合同約定并無不當,由于紅塔資管主張的13.5%股票收益率加上日萬分之五的違約金總體過高,為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本院對于合同到期之后超過年利率24%的部分予以調減。

4.本案評述

筆者認為,本案判決支持紅塔資管主張的年利率24%為限的收益率與違約金計算標準,符合我國立法對于違約金制度的設置采取“補償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既尊重商業實踐同時也注意平衡了雙方當事人利益。

案例四:A證券公司與B公司關于股票質押式回購糾紛仲裁案

(載于深圳國際仲裁院/華南國際貿易仲裁委員會《金融糾紛調解指南與典型案例選編》第三輯)

1.申請人關于預期收益及違約金的訴求

本案中,被申請人以其持有的X股票作為質押,向申請人融資3億元,此后申請人A證券公司告知B公司,X股票價格多次跌破履約保障比例警戒線,在申請人發出預警通知和違約告知之后,被申請人仍未采取補倉或者任何回購措施,其承認已構成違約,申請人遂向華南國際貿易仲裁委員會提請仲裁。要求B公司償還融資本金并支付利息、違約金等,涉及到違約賠償范圍的問題。

2.仲裁裁決觀點

(1)雙方爭議的焦點問題之一是申請人是否有權既主張利息,又主張違約金。仲裁庭認為:一方面,案涉合同約定了當事人可以在主張逾期利息的同時主張違約金;另一方面,如果只允許申請人主張有限的違約金,勢必不能彌補申請人所提供的資金被占用的損失;如果只允許申請人主張逾期利息,則與正常情況下的回購交易無異,不足以敦促被申請人及時糾正違約行為,恢復正常的商業秩序。因此,允許申請人向被申請人同時主張逾期利息和違約金,符合商業交易中的習慣做法,具有合理性和公平性。此外,仲裁庭認為被申請人在逾期回購期間仍占用申請人提供的融資本金,實質上同樣獲得了融資款的期限利益,應繼續按照原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約定的回購利率,向申請人支付占用資金的利息。

(2)雙方爭議的焦點問題之二是申請人主張的違約金標準是否過高。

被申請人主張基于《關于人民幣貸款利率有關問題的通知》對違約金按照合同約定的年利率基礎上加收30%進行調整不恰當,該文件作為部門規范性文件,主要用于規范政策性銀行和商業銀行的貸款利率行為;本案中,申請人雖然是金融機構,但并非使用自有資金從事貸款業務,而是作為管理人,使用第三方提供的資金為被申請人通過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解決資金融通問題,在性質上更符合民間借貸的特征。仲裁庭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規定認為對低于或過分告于損失的違約金,有權應當事人的請求進行調整。仲裁庭認為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規定問題的規定》既尊重商業實踐又注意平衡雙方當事人利益的精神,認為逾期利息按照回購利率水平計算,與違約金利率加總水平以不超過24%/年為宜。

3.本案評述

本案中,筆者認同仲裁庭觀點,在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的情形下,設置高于一般貸款罰息利率的違約金比例,以敦促融資方在違約時加快采取補救措施,有效降低出資方風險并維護資本市場的穩定,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盡管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設置較高的違約金具有正當性,但總體上應遵循違約金以補償性為主、懲罰性為輔的屬性,要既尊重商業實踐又要注意平衡雙方當事人利益。因此仲裁庭綜合考慮逾期利息和違約金兩項救濟措施對申請人的保障程度,認為兩項相加的利率總水平以不超過24%/年為宜,符合當下裁判主流觀點。

三、結語

根據筆者團隊代理的上述資管類糾紛案件及其他同類案件經驗,風險準備金性質將被推定為違約金,通常情況下資金融出方損失即資金占用損失,酌情確定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標準,對計算標準過高的風險準備金利率水平予以調整。

我國立法對于違約金制度的設置采取“補償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為既尊重商業實踐又注意平衡雙方當事人利益的精神,在案涉爭議出現預期收益/利息、風險準備金及違約金疊加時,在案涉合同作出明確約定的前提下,法院或仲裁委傾向于支持資金融出方按照預期收益率/回購利率計算預期收益/利息,可同時主張違約金,但預期收益/利息與違約金計算的利率加總水平以不超過24%/年為宜,否則可予以相應調減。

案例二中法院未支持W證券公司主張違約之日起可要求資金融入方按照協議約定的年利率計算利息,認為W證券公司自違約之日起按融資本金金額的每日萬分之五計收違約金后已足以彌補W證券公司資金被占用期間的損失,該判決為個例,邏輯有待商榷。

至于預期收益/利息將被支持計算至資管計劃到期終止日或實際支付日,法官將結合自由裁量權,基于合同是否對預期收益/利息計算起始日、終止日等是否明確約定及個案中其他相關具體情況作出不同認定。





牛牛对战技巧 天天二八杠游戏下载 快3三不同怎么买稳赚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开元百人牛牛棋牌技巧 重庆时时全天3期3码 安徽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欢乐生肖平台哪家好 河北快3大小全天计划 pk10赛车走势图软件 迎客松捕鱼平台 大乐透最晚投注时间 学生威客赚钱 新甫京在线娱乐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摩托帮不赚钱 大圣捕鱼手机版下载